魔道|全职|大风刮过|ichu|Aqours
曦瑶|all新杰|popn箱推|十夜mio副推|夜梨!!

【喻黄】微笑

肆十贰-everything:

新人第一篇_(:з」∠)_
微虐
可能不太对大多数人的胃口,感觉不适快退出
求不怼_(´ཀ`」 ∠)_
未完结
喻队OOC....
原作向

黄少天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倒不是说中了彩票,是中了喻文州。

从训练营开始喻文州就十分瞩目。凭着吊车尾的手速和出人意料的战术意外的反转了所有人的意料。

那天下午,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微风吹过,阳光便溜进来,又快速的被窗帘赶出去大半,明媚的色块忽大忽小的变化。魏老大的手极快的操作着,索克萨尔在屏幕上变换着身影。对面是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敲着键盘晃着鼠标,但是那节奏是极好听的。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那么多细节。但是最清楚的,...

千以百转 枯荣有尽

若放在从前 我也不信 一江灯火 还能隔了两世人。

残城乱迹

江上数峰青,长剑镇山河。
君未归,又一年。我从江南烟雨晚等到迟暮散去 未见那个期盼已久的身影。
想必是我错了,十三年前他北去应征,我便料到最坏结局。只是未想到,结局远比这预算还要来得坏。
月色轻撒,不难想到古人西逝。我移步月下,盼的不是他能回来,而是我能早日放下。可现今,狼烟再起,我只得自请参军。若此去不成,或许还能相见于忘川。
大漠孤烟,风沙四起。弥天的杀气血雨腥风下,我竟仍立在城墙上,刺中了蛮荒之地的王。
满城的尸体,鲜血映照着天际,我心中却隐隐作痛。自打出身起,主将便教我说心中不可有一丝温度,醉卧沙场,自古以来都不是谁的传奇。此话我铭记,可再尘封的心,再刺下那一剑时,我仍是后悔了。
我不知道他还活着...

mio~lof上一直没发图😭

华捷为缘之山寺奇缘【二】

        我想了想,在树林中过一夜太危险了。本仙君当年再天庭曾有不少仙僚对我图谋不轨。我缓缓开口:“我勉强答应和你一同上山,只是这风大雨大的,你不要乱来。”捷草地回眸一笑,还好天暗我看大不清,不然我是要从这个山上跌下去了。捷草地想牵我的手,我不愿意,他竟然扯我袖子。大雨倾盆,等走上山寺时,我和捷草地的衣服早已湿透。

       一进寒山寺,几个小和尚马上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听着本仙君心烦。"这位公子生相标志,青皎兄从哪里带上...

华捷为缘之初遇山寺 【一】

这是一篇原创耽美 不是同人 但是人物是有原型的。第一人称视角 本篇主角华日天 字沉舟。


       秋风瑟瑟,我的鬓角随风而起。好几日连夜赶路去京城,今夜却是怎么都不想走了。四周无客栈,只有远处山上一座古寺。我提起行李,心道还省了银子,往山上走去。

       星辰漫天,可山路缱绻又黑暗,我提着一盏灯,不知要走到几时。台阶陡峭,还布满着青苔。几个瞬间,我觉得我下凡不是求得仙缘,而是在历劫。从前在天庭常听人...

画不出月的半分好✨ヽ(*´∀`)

惊心动魄只沦为墓志 [云毓视觉同人♡

天青水浊 我踱步走到池边 扰了一池的锦鲤。
我已数十载未见景卫邑 元夜将近 我提笔写了封书信 落款时却迟疑良久。书信既已寄出 我也没指望他会回信 果真 只飞回了信鸽。
元夜前日 景卫邑那里毫无音讯 我也不管不顾那么多了 车马劳顿赶回了京城。
次日 我按照书信中所写的地点 一早便来到驿桥边 我穿了一席墨色长衫 我不爱穿蓝色 像极了柳桐倚。
天气不测 驿桥边人来人往换为人影稀疏。我进了一家茶铺避雨 店主的儿子年龄与慕苓相仿 他扯了扯我的袖子说道:“小叔叔笑起来可真好看。”我轻抚过孩子的头  喝了口手中的茶 又与孩子闲聊几句等与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茶铺的门又被打开了。我躲在屏风后 看不见进来的是谁...

叔云……每次看到那些虐我云的片段 看一次哭一次

碧水连成一道天 江上数峰青 长剑镇山河。
我在万千山水中回头望 远山处的少年像极了那时的你
眉眼如画 洒脱一世 却终未在我这里任性过。
千载白云悠悠 我想你应在此地
“随雅 几时原谅你皇叔?”


想成为一个像云毓那样的人是一直以来的目标
所有人和物的存在都应该由其对应的意义才是
自己也应当那样。

1 / 2

© 華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