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XX/Aqours梨厨/看一个番换一个老婆的渣宅

华捷为缘之山寺奇缘【二】

        我想了想,在树林中过一夜太危险了。本仙君当年再天庭曾有不少仙僚对我图谋不轨。我缓缓开口:“我勉强答应和你一同上山,只是这风大雨大的,你不要乱来。”捷草地回眸一笑,还好天暗我看大不清,不然我是要从这个山上跌下去了。捷草地想牵我的手,我不愿意,他竟然扯我袖子。大雨倾盆,等走上山寺时,我和捷草地的衣服早已湿透。

       一进寒山寺,几个小和尚马上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听着本仙君心烦。"这位公子生相标志,青皎兄从哪里带上来的?" “平时看青皎兄沉默寡言,想不到却好这口。”"休得胡言!沉舟兄途径这里,寄宿一宿而已。'诸如此类声音层出不穷,我听得头大,便去隔壁空房间里想换套衣裳。刚走没两步又退了回来。包裹里的衣服也被淋湿了,我哪来的衣服可以换?我只好厚着脸,挤着笑:"青皎兄,寒山寺中可有新衣服?"“有是有,不过你穿不一定合身。你待我去拿。”捷草地一走,其余几个小和尚又围过来看我。当真是山寺里的没见过有头发的。

      半晌,捷草地手中托着两件衣服回来了。他领我到隔壁那个空房间。讲其中一件白衣给我。“方丈说我不适合穿白衣,今天你来了便给你穿。”我接过衣服道了谢,正准备换,可捷草地竟自说自话已经在旁边换了起来......我转过身,待他换完还一脸疑惑地问我:“沉舟兄,你怎么不换?再耽搁可就要感冒了。"我心道还不是你在这里搞得我没法换,你也知道要感冒,耽搁那么久了,感冒是必然的。只求不要太严重,耽误行程。我可不想在这破山寺和这个捷草地待上好几日。

       山寺中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只好和捷草地睡一屋。他生了一堆火,在旁边坐着搓手。我也冷得不行,可我头疼欲裂,下不了床。我不敢喊捷草地帮忙叫大夫,本仙君实在是不想和他说半个字。果然下凡来就是历劫,现在我只求不要劫又生劫。可能是烧得有点糊涂了,在房中半日才发现房内只有一张床。捷草地灭了火向床走来,看了看我,有些吃惊:“沉舟兄你脸色怎如此难看?"我心道不及你长相难看。我没有理他,随即又昏了过去,醒来后发现大夫正在为我把脉。   这老中医长得倒十分像命格,他用仙术给我写了一行字------小仙华沉舟已在凡间寻到仙缘,你可认为这是劫,还请沉舟设法化劫为缘。看了这行字,我头更疼了。不晓得他在胡说些什么。转眼又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与昨夜昏睡时并无差别,依旧头疼欲裂。窗外阳光好,屋檐下的小草也绿。大概只有本仙君浑身不是滋味。捷草地端了一碗药和早饭进来:“沉舟兄,昨日大夫说你身体无大碍,就是需静养一段时日。想必你去京城的行程也要耽搁了。"我张口,想说些什么,他却继续往下说了“不过沉舟兄大可放心,我寒山寺会收留兄弟,直到完全康复为止。"他说完,又轻轻一笑,我差点将刚喝下的药与早饭一并吐出。

       捷草地走后,我躺在床上望天花板,忽然想起命格昨天写的话。心中不禁觉得好笑。我下凡来求仙缘,缘没求到,还大病一场,说来就心痛。还招惹来捷草地这种祸害,我当真是服了凡人。



华桸:进展有点慢,我觉得三段不够写,大概会有四五段这样......

自娱自乐超开心的,但写的时候很难把原型带进去,你们想象一下没有头发的和尚wj和长发飘飘的仙人hlh不存在的。

     

评论(1)
热度(4)

© 華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