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XX/Aqours梨厨/看一个番换一个老婆的渣宅

【帝叔党】《皇叔》(轻拍)

清晨的霿:

《皇叔》(帝叔党)
  人生终于还是走到尽头了,老了,似乎就没了年轻时的那股风流劲,只想好好和然思守在一起,过完下辈子。
  然思很温柔,他一辈子那么淡淡的,当然,除了喝醉了之后,他总让我忆起昔日如桂花般的少年,儒雅,清冷。
  可惜,他从不喊我承浚,不像启赭。
  呵,临死了,我倒总想起启赭了。
  他倒是唯一一个,会喊我承浚的人。
  我一直不懂,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或许是诨了那么多年,想做个忠臣,所以才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情谊。
  我总想着,再重却也重不过叔侄之情了吧。
  到了今日,却觉得越发不对头了。
  呵,老了,思绪也有些乱了,竟然胡思乱想起来了,启赭于我,我于启赭,能有什么呢?
 
  “承浚,承浚。”
  
  眼睛好像有点儿酸了,昨夜睡眠不足了吗?
  可能是吧。


  门好像开了,“然思?”
  “叔,是我。”
  我一怔,已经很久没人喊过我叔了,“启赭?”
  话一问出我就觉得有些可笑了,然思多年前便离了我先去了,启赭更是早了。
  可惜,可惜啊。
  “叔,是启檀。”
  “哦,原来是你啊。”我想伸手唤他过来,可转眼启檀便走到我眼前了。
  “你不在京中辅佐新皇,跑到我这儿做什么?”
  “叔,你糊涂了,新皇早已不需我的辅佐了。”
  “啊,也对。是有些糊涂了。”轻叹出声,哎,也真是老了啊。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在听别人喊我一声承浚。
  然思在世时,只唤过一次,云毓在世时,连一次都没有喊过,倒是先帝,老是爱说,可连他也是早就去了。
  “启檀,能喊我一声承浚吗?”此话一出,我就后悔了,启檀怎么可能会喊。
  “承浚。”他说。
  我猛的抬头,正对上他的眼,他说,“承浚。”
  “嗯。”我应到。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我想他,我真的想他。
  “叔,你总以为我诨,老是捯饬些乱七八糟的古玩,老是说你和云大夫有些什么。可我比谁看的清楚,看的透彻,叔你啊,表面看似是倾慕柳相,其实心里却装着云大夫。”
  “我。”我刚想辩驳,启檀却又开口了。
  “可是我错了,直到先帝驾崩的那天,你昏在了坟前,我才发现,原来你刻在魂里的,是先帝。”
  难为启檀也是看的这么透彻了,我却迷迷糊糊了这些年,大概启赭也是要看不下去了吧。
  “我喜欢他。”我说。
  这辈子,我对着然思说,我喜欢他,却发现我真正喜欢的是随雅。
  我对着随雅说,我喜欢他,可最后却还是释然放手了。
  是否是我从未对启赭说过喜欢,才会执念到了现在,也不肯放手?
  呵,大概是吧,大概是吧。


  “启檀,叔有些乏了,让叔睡一会儿吧,下次,我们再聊。总是有时间的。”
  启檀转身 推门出去了。


  闭上眼,我似乎梦到他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启赭了,是梦吗?
  转过身,桃花似乎和那天开的一样艳,呵,我的形容真是无趣,也怪不得然思在世时有时会嘲讽我了。
  我听到了,
  他说,承浚。
  他说,承浚,朕在等你。


fin.



  求轻拍,太久没写了,心疼小皇帝。总是觉得皇帝一直是爱着叔的 可是却没办法表达,帝王的爱啊,心酸~

评论
热度(28)
  1. 華桸清晨的霿 转载了此文字

© 華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