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XX/Aqours梨厨/看一个番换一个老婆的渣宅

惊心动魄只沦为墓志 [云毓视觉同人♡

天青水浊 我踱步走到池边 扰了一池的锦鲤。
我已数十载未见景卫邑 元夜将近 我提笔写了封书信 落款时却迟疑良久。书信既已寄出 我也没指望他会回信 果真 只飞回了信鸽。
元夜前日 景卫邑那里毫无音讯 我也不管不顾那么多了 车马劳顿赶回了京城。
次日 我按照书信中所写的地点 一早便来到驿桥边 我穿了一席墨色长衫 我不爱穿蓝色 像极了柳桐倚。
天气不测 驿桥边人来人往换为人影稀疏。我进了一家茶铺避雨 店主的儿子年龄与慕苓相仿 他扯了扯我的袖子说道:“小叔叔笑起来可真好看。”我轻抚过孩子的头  喝了口手中的茶 又与孩子闲聊几句等与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茶铺的门又被打开了。我躲在屏风后 看不见进来的是谁 可那个声音倒是似曾相识。
孩子出去招待“赵叔叔来了!您来得正好 里头还坐着一位和气又好看的小叔叔。”
我在屏风内干笑一声 原来这么多年 景卫邑风流毛病未改。连茶铺里的孩童都知道他好这些。
还来不及我多想什么 景卫邑已拉住我的手“雨停了 我带这位小叔叔出去走走。”随即便推门而出。
“再走下去就是河了。”我的这句话仿佛多年前在船上也说过 此时此刻说出 已无当时在船上的种种顾虑。
景卫邑没有接话 只是笑笑。我想这个时候我与他之间已无什么君臣礼数 “你怎么来了 元夜之日不用陪柳桐倚吗?”这话说出自己也觉得好笑 但如今我只想与景卫邑之前 说话不再绕。
“随雅 我放不下你。”
听到随雅二字内心微微一僵 随后我与他再未说话一路沿河走去…这感觉一如当年在承舟的那一夜。
相识相知那么多年 戏也好真也罢 全都过去了。而我与景卫邑之间的隔阂消不散 几十年来心里只装过一人却不知他心中装了几人…
圆月当空 街上好生热闹 我与景卫邑一起穿过人潮。并肩看过灯花 猜灯谜时 又想起从前我还是云大夫时 与他一起在怀王府中猜灯谜。而那时 寻常小事也最真挚。

猜着猜着 景卫邑的景像突然开始模糊 我的视线中 只剩下模糊的他 到最后他也不在了。一片漆黑后 我再也没看到过谁 后来意识稍微清醒时 听到的却是云载的声音 他说:“云毓那日在鲤鱼池边倒下后 一直在喊景卫邑的名字。他可是糊涂了 景卫邑三年前早已黄土白骨。”
我随无力睁开眼 但听到这些话我觉得我这个病情已不会有救了 一片漆黑中 我心道:“原来惊心动魄只沦为墓志 承浚 你我来世再聚。”

评论(4)
热度(14)

© 華桸 | Powered by LOFTER